沈阳一交通岗一个信号内约八成行人过马路看手机

新闻回放

2017年5月27日晚,中山市民胡某步行闯红灯横过马路时,与一辆摩托车发生碰撞,致乘坐摩托车的张某死亡。从监控视频可以看到,胡某闯红灯过马路时一直在低头看手机,并没有注意到信号灯。当摩托车行驶至身边时,还试图加速躲过,但最终没有避免悲剧发生。

日前,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判处胡某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同时,胡某与被害人家属达成和解协议,赔偿被害人家属部分赔偿款20万元。

本报讯(华商晨报主任记者 刘桐)手机除了接打电话的基本功能,越来越多的人通过它上网、玩游戏、聊天、处理工作、支付。

过马路时,不少行人也会时不时地玩手机,包括接打电话、聊天发消息、阅读手机屏幕内容等。

昨日,在沈阳一处交通岗一个信号周期内,就有约八成过马路的行人成为看手机的“低头族”。

对此,绝大多数受访市民建议采取立法手段惩戒“低头族”,避免带来交通危险。

现场

一个交通岗一个信号内

近八成行人过马路看手机

昨日16时30分左右,记者来到皇姑区崇山路北陵大街交通岗。由于该交通岗东北角设有地铁2号线中医药大学站出站口,东南侧为辽宁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而崇山路(北一环)和北陵大街均为双向8~10车道的城市主干道,车流较为密集。两侧还有十余条公交线路汇集的大型公交车站,在此处地铁、公交、医院之间换乘的市民较多。

晚高峰时刻,记者在辽宁中医交通岗处统计,一个绿色信号周期内,约有50余人由地铁站向南过崇山路前往辽宁中医药大学方向,其中约40人都存在看手机、玩手机或手持手机听音乐等情况。

尤其是附近有学校放学,年轻的学生玩手机过马路情况则更为普遍。记者看到,两名穿校服的男同学通过交通岗时一直在低头玩手机,并且一直盯着手机屏幕上的网络游戏,基本没有抬头看路。而在其身后既有右转弯车辆快速通过,还有右转弯车辆在这两名学生前面急刹车。

事后,这两名学生表示,“路上很多人都在玩手机,也没见得都出现危险。我走的可是斑马线,现在车辆不都应该礼让行人吗!”“出校门后,我刚上游戏,要是过马路这一会儿就掉分。”

附近交通协勤人员介绍,走在路上或过马路看手机的情况非常普遍,“有时候我们也为这些行人捏把汗。”现在车速都很快,都抱着侥幸心理低头过马路,就有出现刮碰的可能。最近两天天冷,有人掏手机嫌冻手,转为听音乐,但是一边听音乐分神,还听不见汽车鸣笛,这样更容易出现危险。

调查

超半数受访“低头族”:

侥幸心理和习惯作祟


到底哪些原因使人们过马路时成为“低头族”呢?记者调查分析,多数人都兼有“应该没事儿”的侥幸心理、习惯性地看一下手机、工作需要不得不接听手机等因素。

52%受访者:存在侥幸心理

记者调查发现,超过半数的“低头族”都有各种各样的侥幸心理。

一名市民说:“只要不是闯红灯,正常过马路,掏出手机看两眼没啥大事儿,车辆会自动避让行人的。”

而一名的哥表示,近年强调车辆避让行人,这是好事儿,但有的人却以此为“挡箭牌”,做出低头看手机等危险行为,甚至鸣笛警示都听不到。

42%受访者:手机响不自觉去看

市民杨女士表示:“手机上有各种APP,经常滴滴答答进来提示信息,我担心错过重要的消息,所以一旦手机响动就会不自觉地掏出来看看内容。”

62%受访者:看手机已成习惯

市民刘先生认为,手机已涉及工作生活方方面面,现代人也养成了看手机的习惯。其实也不单单是过马路,就是吃饭、坐车也是手机不离手,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掏出手机看看。

34%受访者:为了一个人不孤单

一位市民说:“有时候一个人出行,在路上也没啥事,就会掏出手机看看。我一般看手机的时候少,多数一个人出行是戴上耳机,用手机听听音乐。”

49%受访者:必须使用,迫不得已

王先生是青年大街某公司白领,“我在金融部门,经常会有微信通知、请示,还会用手机联系或处理一些事情,正好过马路也得干完呢!”

一名年轻市民表示:“我从事营销行业,每天时间都比较紧,要是在马路上另一位客户打来电话,也不可能不接听,这就是工作需要啊!”

市民付女士表示,自己是个“路痴”,在沈阳很多地方也需要导航或查询地图,根本离不开手机。

19%受访者:想充分利用时间

还有的白领表示,每天工作都很紧张,能在路上看完的就都在手机上看了,这也算是合理利用时间。

声音

是否立法惩罚“低头族”?

多数受访者:应立规矩

有报道称,据世界卫生组织调查,全世界每年有超过27万行人死于路面交通事故。

记者调查显示:超过八成的受访行人、司机和交通管理人员都觉得,应该通过立法等手段明确“禁止步行过马路时玩手机”。其中超两成受访者明确表示,立法惩处手段非常有必要,刻不容缓。

正方观点

上升到法律层面约束性更强

辽宁省社会科学院专家张思宁认为,通过立法对过马路玩手机的“低头族”进行惩罚是非常有必要的。如果是少数人这样做,可能通过临时条例进行简单地处理即可,但是现在“低头族”太多,已成为普遍现象,这就需要通过立法的手段对其进行约束和管理。

目前,交通法规中多是对驾驶员司机的处罚和约束,对行人的处罚则相对较少,但是现在行人低头玩手机过马路的情况已经威胁到整体的交通安全。

低头玩手机过马路不仅是对自身安全不负责任,更是影响公共秩序,甚至威胁他人出行安全,就应该上升到法律层面解决处理,这样约束性更强,处罚力度较大,还能有法可依。

对于“立法后是否会出现执法难”,张思宁表示,虽然立法后不能短时间内彻底杜绝低头看手机过马路等危险交通出行,但是可以在法律层面上进行震慑。在执法上确实可能出现取证等问题,但出现了低头看手机过马路等行为就可以进行制止并处罚。

此外,交通管理人员表示,执法层面上确实不好掌握,但是有法可依就能对危险行为进行处理和教育,这样可以逐步培养和完善。另外根据现阶段的情况,即便是能够立法,也不见得采取非常严厉的手段处罚,可以以教育、提示、警告为主,适当地进行处罚即可。

反方观点

立法过程复杂,执法难度大

一位参与过立法的工作人员介绍:“立法过程非常复杂,国家或地方立法需要调集大量立法资源,进行立法调研、听证、征求意见,然后进行人大常委会审议等程序。

此外,即便是这样的条款通过,执法难度也非常大。目前交通管理人员已经满负荷工作,再添加这样的执法过程,并且还需要进行取证,势必削弱其指挥交通的精力。

市民蔡先生认为,如果过马路掏手机就算“违法”,在马路上要是看手机APP地图也不敢做了。此外,这在执法上确实难度很大。

本博客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作者: ,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盛京巴士网
原文地址《沈阳一交通岗一个信号内约八成行人过马路看手机
分享到:更多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