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城际客运站外 “黑车”扎堆揽客 吓坏外地人

抚顺城际客运站位于抚顺市中央大街西七路交会处,是往来于沈抚两个城市的“雷锋号”终点之一。

客运站南北两侧街边,常年有一些男子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看到载客出租车路过,不论是否在路口下客,这些男子会凑上去大喊“沈阳啦,沈阳走不走……”

这样公然揽客的行为不分昼夜,凌晨2时仍有数名男子在此“等活”。他们驾驶无运营标识的车辆,揽客时将车停在附近小路口、街边或人行道上。

这样的行为不止抚顺城际客运站一地,在雷锋号石化大学站、沈阳沈海热电站等均有发生。

周边居民“见怪不怪”

51岁的李先生家住抚顺城际客运站不远处,出门常经过客运站门前,但他也说不准“黑车”司机们在此扎堆儿最早出现于何时,“或许是天天从这过,见怪不怪了吧!”

“我住的小区不封闭,这些‘黑车’乱七八糟地停在小区里,而且专挑靠近中央大街的位置。”他说,这些车停得很不整齐,“他们就为了自己方便,不考虑别的车怎么过。”

客运站对面的一家面馆,服务员刘青(化名)不用出门就能看到“黑车”,“人行道本来就不宽,他们的车还要占去大半……”

“这些车外观倒是挺干净,比出租车顺眼,也比出租车好。”刘青说,揽客司机不时带着谈好价钱的乘客过来上车,“一般最少一车仨人,不够就等着……其实一个人也能走,多给钱呗!”

他说街边的一溜饭店和这些车“井水不犯河水”,“有时他们(揽客司机)会来吃饭,只要他们的车不把门口堵住,我们能说啥,两不相干……”

外地人被“吓了一跳”

汕头的岳女士今年4月到抚顺办事,在客运站门前被一群男子揽客的行为“吓了一跳”,“我打车到客运站,车还没停稳,就有仨人围上来,其中一个还拍打车窗。”

岳女士说,隔着车窗听见男子大喊“沈阳啦,是去沈阳不,还差一位”,“就在我付打车钱的时候,那名男子把车门拉开问‘去不去沈阳’,尽管没啥别的动作,但这也太没礼貌了!”

今年3月,辽沈晚报记者在客运站门口看到一名喝了酒的男子和揽客司机谈价,这名看上去50多岁的男子觉得价高,决定坐雷锋号,揽客司机尾随男子进入客运站。

男子走过安检门,发现揽客司机跟了过来,于是停下脚步骂了两句。正欲转身出去的揽客司机听到男子这话,冲过安检门试图将男子拽到站外。

“这里有监控,你要是有能耐就跟我出来,咱俩找个地方解决!”揽客司机大喊,客运站工作人员上前劝说才把二人分开。男子向客运站工作人员投诉,无果后在回沈阳的大巴上骂了半路。

直击“黑车”司机揽客

通过多日观察,辽沈晚报记者发现这些揽客司机极少进入客运站,尾随乘客至门前台阶处即止。没人走过来时,他们互相开着玩笑;有人走过来,两三个人会快速围上去揽客。

5月8日下午,抚顺城际客运站外“黑车”揽客行为依旧存在,司机们开出的价格是“每位30元”,如乘客觉得贵,揽客司机会立刻说“那就25元,和雷锋号商务车一个价儿!”

下午3时,一名穿灰色上衣的女孩自北向南穿过路口,朝客运站走来。三名揽客司机朝女孩围过去,“你去哪,坐我们车吧,再来一个就发车!”

“(沈阳)北站。”女孩稍微犹豫了一下,“得等多久啊?”一名揽客司机说,“很快……最多5分钟……”见女孩同意,这名揽客司机领她到街对面上了一辆无运营标识的辽A牌照白色轿车。

接下来这名揽客司机到旁边一辆辽D牌照的白色轿车旁,动员一名男子“换车”。男子有些费力地下车,坐进了辽A牌照的白色轿车后排。揽客司机发动车子,很快汇入了路上的车流。

雷锋号沿线“揽客多”

辽沈晚报记者多日来在雷锋号沿线观察发现,揽客行为不仅发生于抚顺城际客运站周边,雷锋号石化大学站、沈海热电站也存在此类现象。

在雷锋号石化大学站乘降处,无运营标识的车辆和雷锋号商务车停在一起,一些等候雷锋号大巴的乘客耐不住揽客司机反复“盘问”,只好躲到东侧七八米外。

4月25日、5月3日,辽沈晚报记者两次到雷锋号沈海热电站,均发现存在“黑车”司机揽客行为。从车站向西到兴民桥头(快速干道桥下),揽客司机三三两两站在路边,不断问路人“去抚顺不?”

他们将车停在兴民桥南侧的地坛街路边,拉到乘客就带过去上车,然后返回路边继续揽客。“很多年了,现在还稍微收敛点,前几年那些司机站路边揽客声音老大了!”地坛街一家超市店主说。

多次乘坐“黑车”的唐女士说:“知道(黑车)不像运营车有保险……就是图个便利,有一次晚上和司机因为车费吵了起来,到小区他不让我下车,拉出小区把我扔路边了……”

本博客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作者: ,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盛京巴士网
原文地址《抚顺城际客运站外 “黑车”扎堆揽客 吓坏外地人
分享到:更多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